第十九章:麻辣烫里KTV(1 / 2)

科目三 红袖云 7750 字 5天前

想想看,七个女学员围着教练吃麻辣烫,那场面简直火热爆棚。大家都打开了话匣子,七嘴八舌,抢着问教练要吃什么味道的,教练也不知道回答谁好,干脆就闭嘴不出声。刘丽萍喊道:“十听罐装啤酒。”这下子教练说话了:“唉唉唉,谁也不许喝酒,下午还练车噢!”

这就没意思了,不喝酒,就一碗麻辣烫,瞬间就吃完了,吃完了还有啥意思?这不意味着刚聚起来的热情就要散了吗?

七位女学员有点不爽地低头吃着。吃着吃着,大家不约而同放慢了节奏,说:“好辣啊,老板拿饮料来!”

“辣!”

“太辣了!”

“受不了辣!”

她们开始一根一根地挑着慢悠悠地吃。看得出大家都很珍惜这次的聚餐,谁也不想早早散去。

教练看出了她们的心思,偏和她们反着来,简直是秒吃,谁也没看到教练开吃,一碗麻辣烫没了。教练说:“好了,我吃完了,我先走了。”

刘丽萍喊道:“老板,再来一碗,教练没吃饱。”

“教练,你再吃一碗,我就把我这一碗吃完,再辣我也不怕。”陈雨欣说。

教练一看是陈雨欣这样说,心想这姑娘很少主动和他说话,今天也这么泼辣,是麻辣烫生效了吗?教练答应了陈雨欣,说:“好,连汤都喝完。”

“成交。”陈雨欣爽快地答应了。

“教练,我们一人请你一碗,你吃完了,我们都把汤喝掉。”戴佩佩立马递上话来。

“唉,来的时候是说我请客,不是你们请我。我请客我可以吃七碗,那是我吃我自己的。如果是你们请我吃七碗,我消受不了,学校知道了会开了我,说我吃学员,肚皮大得很,一顿吃七碗。”

“哈哈哈哈。大家笑了,连不认识的客人也笑了。

“好吧好吧,就教练请吧。老板,做。”舒云想好了,等会儿她去买单。

这时,教练又变挂了,说:“还是不喝汤了吧。”大家以为教练不吃麻辣烫了,同时鄙夷地说:“咦——”

教练的工作是连周末都没有休息的,整天连轴转,难得今天有这个机会放松一下。他看到这里有KTV设备,就想让学员们唱唱歌。教练说:“那汤喝下去你们受不了……”

张彩霞听到这里,心里急了,抢着说:“受得了,教练。”

“我是说我吃一碗你们每人唱一首歌。”

“好。”大家高兴坏了。

“我这里有KTV,晚上很多人在我这里喝啤酒唱歌。就是条件有点简陋。”老板娘麻利地搬出设备,安置好客人腾出地方。

第一个上场非陈雨欣莫属。陈雨欣点了一首王菲的《传奇》,音乐一起,陈雨欣便进入了角色。“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第一句歌词从陈雨欣的喉咙里一出,立即惊艳了四座。她的声音太像王菲了,那么细腻、深情。这首歌她曾经为她的男朋友唱过多次,只是没想到变故来得如此之快。如今再次唱起这首歌,陈雨欣眼前浮现的再也不是那温馨的画面了,而是那双质疑和无情的眼睛。陈雨欣想到自己带着伤痛逃离那个城市的悲惨,眼泪无法控制地滚了下来。她抹了一把泪水,回头看向舒云和教练,深情地唱出了最后一句歌词:“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

一身红装的陈雨欣,是那样的端庄、高雅和美丽。她优美的歌声把教练带入了忘我的境地。

“来来来,一起来,大声地表白,世界都变得更可爱……眼神,让人躲不开,心跳,也停不下来。表情管理都失败,究竟如何告白,迫不及待……”

黎丹妮边歌边舞,把大家从陈雨欣的淡淡忧伤中带了出来,单纯、快乐的曲调弥漫在餐厅。黎丹妮的目光不断看向教练,教练被逼得不敢抬起头来,只好一直低着头慢条斯理地吃着麻辣烫。

黎丹妮唱完后,张彩霞给教练端去了一碗麻辣烫,然后接过话筒演唱了一首田园风格的歌曲——《晚风》。

张彩霞轻轻摇摆着身子,优美的旋律溪水般缓缓地从麦克风里流淌出来,甜润而悦耳。张彩霞沉浸在了对美好时光的追忆中。教练一度停下筷子,穷其可能地想要听清楚这歌声是原唱呢还是从张彩霞小小的身躯里发出来的。

教练还在回味《晚风》时,屏幕上跳转了画面——群马奔跑在宽阔的草原上。

“牧马人随口唱出的歌谣,

离开马背在晨风里飘,

落在无边无际的草原上,

流淌成河水一样悠扬长调。

有草原的圣山祥云缭绕,

有神圣的草原真情不老,

花一样绽放牧歌在草原哟,

天地间回荡着永远的长调……”

好一个刘丽萍,唱出了《永远的长调》。她明亮高亢的歌声,让所有客人都停住了筷子。一对学舞蹈的青年男女起身为刘丽萍伴起了舞。一时间,刘丽萍简直成了天王歌后。

地方实在是太小了,伴舞的男女展不开手脚,客人们主动起身挪开桌椅。

此时,这餐厅像在举行盛典音乐会,大家都陶醉了。

刘丽萍选唱的这首歌让教练欣喜万分。教练最初预判刘丽萍会选唱一首直白的爱情歌曲,可是没想到她居然唱出了这高亢明亮的《长调》。这让教练又高看了她一眼。

老板又给教练端去了一碗麻辣烫,但是碗里的内容越来越少了。老板知道大家在跟教练开玩笑,哪能真让教练吃七碗呢?真吃下去不是撑死了就是辣死了。所以每碗都减了食材,买单时可以少算几碗就行了。

戴佩佩的歌喉也极具特色,她的中音把《可可托海的牧羊人》演唱得深情而动人。“……我酿的酒喝不醉我自己,你唱得歌却让我一醉不起,我愿意陪你翻过雪山穿过戈壁……”大家跟着戴佩佩一起唱起来。戴佩佩自豪地看着教练。黝黑的肤色还真像位可可托海的姑娘。

教练想着黄秋芳会唱什么歌呢?

黄秋芳灿烂地笑着,说:“我为大家演唱《女人花》。

掌声响起来了,大家起哄道:“好啊!”

一直在为歌者伴舞的男女已经缓缓舞了起来。黄秋芳进入了状态,自信地唱道:“我有花一朵,种在我心中,含苞待放意幽幽……女人花摇曳在红尘中,女人花随风轻轻摆动……”

教练惊叹这个其貌不扬的农村少妇能够很好地把握音准和节奏,情感的处理也恰如其分。

最后,舒云演唱了《女儿情》。这又是教练的一个意外,这些个弟子,一个个都让教练感到意外。

舒云的歌声甜美圆润,感情细腻真挚。此时,舒云仿佛回到了十八、九岁,脸上的娇羞难掩。在舞伴的烘托下,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形象呈现在教练面前。

教练和七位学员都兑现了承诺,盛会该结束了,可是大家感觉少了什么。突然有人喊:“教练,教练,教练唱一首!”

其实教练早就想唱了,他的歌喉并不差。他欣喜弟子们有如此才华,可弟子们不知道他这个师傅的能耐。他可是去年《啤酒节歌手大赛》的冠军。今天不展示一下,日后还怎么带这些弟子?今天就是没人想起他,他也得给弟子们露一手。

他点了一首屠洪刚的《你》。这最后上场的才是天王。大家全都举着手机围着教练拍照、录频。

舒云想趁大家这会没注意去买单,被刘丽萍拉了过来,刘丽萍说已经买了。然后刘丽萍又给教练发了信息,让他不要操心买单的事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