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假的(1 / 2)

黎危朝着甬道深处走去。

如果没记错,这个方向的地表就是他昨天看见了被霉菌完全覆盖的区域,那里一定有什么。

黑色菌丝已经攀上了他的鞋面,顺着裤脚朝腿上蔓延。

"放火。"

裘德立刻照做,虽然他已经不认为放火可以彻底解决霉菌,但至少可以阻缓它们倾袭的速度。

一直集在拿心的一小簇火苗派上了用途,它点燃了最近的一团霉菌,很快,火焰就朝着四周蔓延,沿着甬道四壁烧成了一圈。火蔓延的速度不差于霉菌繁衍的速度,但裘德的内心不坚定,它们便始终僵持不下。

霉菌必然是假的。

黎危冷静地克制思绪不再发散,并一遍一遍地牢固内心一

霉菌是精神污染,而非实体感染。

但这只减缓了霉菌在他身上的生长速度,并没有完全消失。

就如游厄所说,只要有那么一丝丝的不坚定,霉菌就会真实“存在”。哪怕五脏六腑其实干净无比,可只要大脑相信它们已经长满了黑霉,那就会真的因此而死。身后的佣兵陆续倒下,上身已经被抓得血肉模糊,看起来触目惊心,仿佛下一秒就真的就能在身体上掏出几个窟窿来,好好抓抓心、挠挠肝。裘德也不好过,他已经彻底失去自我思考的能力,大脑一会儿被好痒的痛苦占据,一会儿又记起黎危跟上的命令。他一手纵火,一手不断抓挠裆|部,哪怕那玩意儿都要被抓烂了也没有停下

痛感让他感到一种畸形的舒爽,他甚至想用火烧一烧。

念头刚起,他的手就团着火焰慢慢移动到裆前,滚烫的灼烧感逐步靠近,那种无法忍受的痒意似乎真的有被抚平。“裘德。”

有人用冰冷的语气唤了他的名字,裘德的理智被强行拉回,恍惚的视线清晰了些,前方几米处,一道笔挺的身影走在甬道中央,火光将他的背影染成了明焰的红色。.....就像光一样瑰丽、耀眼

明明上个世纪的记忆已经被时间冲刷得有些模糊,但此刻裘德莫名想起第一次见到“光”的场景,那时候还很年少,仅仅是远远的惊鸿一瞥,全部心神就都被光摄住了,眼里再也无法容纳其它物质

如果不是被父母拉住,他早已像那些疯狂的朝圣者一样走进光里。

裘德强行控制双手回到身侧,猛得绷紧,火焰在他掌心熊熊燃烧,越来越大。

他的青筋疯狂鼓动着,仿佛要跳出皮肤。

不,也许已经不是青筋。

也许它已经被毛茸茸的一层霉菌包裹,又或者就长在经络里面,这应该称为一声黑经才对。

这些诡诵的想法无孔不入,但并没有太影响裘德,他的视线完全被黎危的身影占据。

他身残志坚地跟随着,哪怕双腿都已被霉菌覆盖,入骨的痛痒让他生不如死,却仍然想为前

方之人开辟一条道路,

再坚持会儿。

再坚.....会儿!!!

"轰!!"

已被吞噬得只剩星星点点的火苗突然膨胀,直接燃尽了前方的通道!

滚烫的热度灼烧了黎危的手背,这比霉菌带来的痒意更真实。

如果再不解决这里的污染源,身后的那些佣兵真的会被活活烧死。

裘德跪倒在地,一边抓着老二,一边看着黎危头也不回的背影,此刻唯一的想法竟然是“原来是那个说法是真的啊”。一觉醒者由不同的秩序者带领,会展现出完全不同的潜力

黎危快速奔向前方的楼梯出口,头顶的地窖门关着,黎危干脆撑住两侧的墙壁将其生生踹开!

随着咔嚓一声,外面的霉菌瞬间涌入,几乎将黎危整个人裹挟其中!

黎危没有逃离,甚至迈出了地窖,主动走进了霉菌的地盘。他没管顺着手背伤口蔓延的菌丝,也不在乎被霉菌缠绕的双腿他只是艰难但平稳地前进着,视霉菌如无物。

很快,不可思议地一幕就发生了!

黎危身上的霉菌正一点点地褪.去,就像被什么看不见的东西消融了,露出原本干净苍白的皮肤

被灼烧而破皮的血肉也依旧鲜红,没有丝毫被腐蚀的痕迹。

黎危每向前一步,霉菌便会后退一步。

这边和救助站的其它地方一样,平房井然有序的排列着,只是已被黑霉完全覆盖,周围的光线都幽暗无比。黎危要找出霉菌污染的源头

良久,他顺着霉菌菌丝延伸来的方向锁定了一个位置,继而朝那处走去。但越往前,污染便越严重,本来已经无法近身的霉菌再次袭来,它们攀上军靴表面,绒绒一片一眨眼的功夫,裤子也没能幸免于难。

腿部皮肤都泛起了震震痒意,几乎可以想象得出霉菌在皮肤上蔓延的样子,它们丝丝缕缕地生长,爬过小腿,淹没膝.....黎危几乎举步维艰。

他心里骤然一沉,忽而意识到自己刚刚陷入了一个逻辑陷阱。

尽管他明确霉菌是精神污染,可火焰这样的真实物质怎么能灼烧根本不存在的霉菌呢?

灼烧成功,就意味着他潜意识认可了霉菌也是真实存在的物质。

可倘若不这么做,十二号车的那些人精神会崩塌得更快。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