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0 章(1 / 2)

大瑛弟国 三千世 5306 字 12天前

光莲上人挂了电话,招呼胀相,“去查一查追踪夏油女士资料的人都是什么来头。”

“来任务了。”

以前万莲法会不具备反调查能力,只能被动承受来自各方的试探,但现在不同了!有了特级咒灵胀相和坏相的加入,能做很多以前不能做的事了!胀相接过光莲上人递来的资料,他翻看了一眼,点头。

“只是调查?”

光莲上人嘿嘿笑:“你要是抓到他们的把柄,记得带回来,以后也许用得上。”

胀相:“知道了。

瑛纪将事情吩咐下去,思虑再三,决定将这件事告诉夏油杰。

妈妈是他和哥哥的,如今妈妈因为哥哥的缘故可能会遇到麻烦,他当然要告诉哥哥啦。

夏油杰回家后受到了妈妈和奶奶的热烈欢迎。

所谓远香近臭,夏油杰出门上学一周,夏油律子怎么看儿子怎么欢喜。

她的嘴巴就没停过

校怎么样,一会问学习忙不忙,还问是否适应,心情如何等等

她又是递毛巾擦脸又是帮忙拎东西一夏油杰回家买了点水果一

瑛纪笑嘻嘻地盘腿坐在茶几上,看着哥哥无奈地应付妈妈的唠叨,心情极好。

夏油奶奶坐在旁边也笑着看这一幕,但她冷不丁伸手摸了摸瑛纪的脑袋,小声说:“你妈妈只是担心你哥哥。瑛纪奇怪地看了奶奶一眼:“我知道。”

夏油奶奶欣慰不已:“好孩子。”

瑛纪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他是被奶奶安慰了吗?

他忍不住笑起来,凑到奶奶怀里蹭了蹭。

无独有偶,家里的大黑狗也在蹭夏油杰,甚至用自己的口水给夏油杰洗了把脸,仿佛在说有猫的味道。夏油杰的心情也很好,虽然妈妈絮叨得很烦人,可是一周没听了,突然听一听还是很高兴的。

“都挺好的,同学...他可疑地停顿了一下,“很热情,老师也很专业,我学到了很多东西。

一家人热热闹闹地吃了晚饭,直到晚上夏油杰才找到机会,将自己带回来的资料偷偷塞给瑛纪。

“一些我没法复写的资料,还有我从图书馆借的很多结界术资料。”

瑛纪借过后先丢给茜姬存着,准备回头细看,他压低声音和夏油杰说:“你之前不是打电话和我说,你揍了五条悟吗?”夏油杰怔了怔,不可思议地说:

“难道五条家找上门了?不可能啊!五条悟似乎不是那种人!”

虽然五条悟桀骜嚣张,说话完全不读空气,自说自话很讨厌,但夏油杰和五条悟打架吵闹了一周,觉得五条悟并不是仗势欺人的家伙。瑛纪的声音更轻了,带着点冷意:

“我听光莲说,总监部那边在传你能揍六眼,很多人都在暗中关注你,妈妈在法会的资料和档案

被人抽走了十几次,很多人都盯上妈妈了。"

夏油杰面色陡变,狭长的眼眸微微睁开,神色沉郁下来,竟也有几分阴冷感觉,和瑛纪生气时的样子几乎一模一样。他的语气微沉:“盯上妈妈?什么意思?会伤害妈妈吗?”

当年爸爸就是因为他和瑛纪有术式和咒力,从而被诅咒师带走的,现在居然.....

瑛纪得意洋洋地说:“嘿嘿,感谢光莲吧,那老和尚为了让我多当几年偶像,提前做了一份假资料,没人发现妈妈其实处于我们的保护中,只以为妈妈是普通艺术品制造商的公司经理。夏油杰先是噎住,继而缓缓松了口气,在这件事上,他不得不承认那个骗子还是有点用处的。

"都有谁抽走了资料?”

“我请光莲去查了,但不知道能否查出来。”

瑛纪也不太确定:“哥,光莲都能给妈妈做资料,那些咒术界不知道活了多久的前辈们肯定也有各自手段,估计只能查到一些表面信息。”夏油杰沉默了一会说:“

我问问藤田。

他当着瑛纪的面给藤田打电话。

但让夏油杰没想到的是,电话刚接通,藤田就滔滔不绝地开始夸赞夏油杰,语气过于热情和虚伪。

“你真是出息了,太厉害了,夏油同学,我就知道总有一天你会成为咒术界的大人物,现在你已经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想必你很快就会忙碌起来,毕竟大家都想看看能暴揍五条少爷的新锐咒术师到底有多厉害!”藤田不给夏油杰说话的机会,飞速说:“但我想对于夏油同学来说,任务都是小意思,肯定能妥善完成的,以后也许你能成为名留青史的大咒术师!希望到时候你还能记得我这个小人物啊,以后要多靠你提携了,那我不打扰你了。吧唧,对方挂了电话。

夏油杰有些懵画,他下意识地看电话,总觉得藤田先生被人掉包了:还我那个毒舌还会丧丧的藤田先生啊!瑛纪用肯定的语气说:“他身边也有人旁听。”他提醒夏油杰,“藤田先生是窗组织成员,明面上是他发现了虹龙的线索,然后你带走了虹龙,想必很多人去找他询问你的事。“夏油杰微微蹙眉,他有些烦躁:“我还是学生.....

他只是去高专学习知识,为什么要面对这么复杂的事情?

瑛纪眼珠子一转,他试探着问夏油杰:“哥,你和那个五条少爷关系怎么样?”

“他?怎么了?”

“你既然说他不是会仗势欺人的人,那如果他知道你因为他遇到了很多麻烦,他会是什么反应?”

夏油杰皱眉:“你是....让我找五条悟摆平这些事?”

他不太乐意,“那岂不是我输给他了?

五条悟能搞定,他搞不定,那也太丢人了!

夏油杰不认为自己会输给五条悟,他只是在咒法储备上不如五条悟,给他时间,五条悟能做到的事,他一样能做到!少年不服输的心让夏油杰做不出告状的事,既然五条悟没告状,他当然也不能!

瑛纪怔了怔,失笑。

是啊,他的兄长就是这样固执不妥协的人,从小到大都是这样。

”....哥哥不是觉得这些事很烦吗??"

“只要变强就好了吧?”

夏油杰并不清楚总监部的深浅,他只是从五条悟身上看到了一件事。

“只要变成最强,就没人能找我的麻烦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